深圳市设计之都推广促进会

“上美讲堂”春夏学术月 - 韩望喜博士·讲座回顾

发布时间:2018-05-11 14:52
来源:上美讲堂


2018年5月11日,上海美术学院邀请到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,香港中文大学访问学者,中国外交部候任外交官,深圳市儒家文化研究会会长韩望喜先生,于上美讲堂进行题为《要有光:设计的文化哲学》的讲座。韩博士1990年师从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、中国伦理学会会长罗国杰教授,于1993年获得博士学位,并且精通英语,能阅读日、法、德、俄文。同时韩博士15年来一直参与电台国学节目的撰稿和主持工作,其电台讲座的收听率也在该频率节目中名列第一。在著作方面,韩博士出版了《善与美的人性》、大型儒家文化交响乐《人文颂》以及《韩望喜正解中华经典》等专著,还曾登陆央视《读书》录制了“韩非子”,可以说他是一位对中西方哲学、美学融会贯通的专家。



韩博士以“美是心灵之光”作为开场,指出设计,或者“造物”,首先是心灵的映射和精神的灌注。设计的底蕴是文化,传递着设计师的价值观和洞见世界的智慧。



对于设计师来说,“观照”二字是极其重要的。正如古罗马的哲学家普罗丁所说:“没有眼睛能看见日光,假使它不是日光性的。没有心灵能看见美,假使他自己不是美的。你若想观照神与美,先要你自己似神而美。”如何来观照?在西方哲学的语境里,特别是以柏拉图为代表的哲学体系来说,世界分成了两个:我们生存的这个现实世界和更真实的理念世界。这个世界是理念世界的摹本和幻影。柏拉图曾经感叹,只有极少数的灵魂才能隐约窥见所来的理念世界,能够忆起理念界的静穆和美的光华;而大多数的灵魂被肉体包裹,黯淡无光。在谈到美的时候,柏拉图认为要向上观照。美不是精致的陶罐、不是漂亮的牧羊女,在欣赏美的时候,应该从一个具体的物体升华到美的本体上去,去观照美的汪洋大海,这是一切美的和善的事物的普遍制作者。柏拉图的另一个理念是爱,因为美是以爱为驱动,爱让我们和这个世界有了紧密的联系,对于造物的艺术家或者设计师来说,身怀对人类以及自然的责任,其根源便是爱。柏拉图形容,爱与美之神阿弗洛蒂特行走在人心最柔软之处,爱是柔软的心。美永远与善和爱、与人文精神相联系,善和爱是人类的理想,美如果离开了善意与奉献,就无法获得它的价值意义。美的价值正是以某种方式包含着伦理的东西,在美的价值的深处要见出伦理的价值。正如康德说的,实践理性是最高范畴。



从东方哲学的语境来说,中国古典哲学特别重视心与物的关系,要为天地“立心”。阳明大师说:“圣人之学,心学也”。就是要立在心上,以心照物。什么是天地的心?人是天地的心。什么是人的心?就是能观照的心、明觉的心、灵明的心,这就是“智慧之光”。作为设计师,要赋予材料以形式、赋予自然以灵魂、赋予必然以自由、赋予有限以无限,那么对我们作为主体的心就要求很高。心物相照、以心照物,就要求设计师作为审美主体,须有一种生活、一种人格、一种胸襟、一种生命精神来面对一山一水、一花一木。



之后,韩博士介绍,要从物中看到人,看到人的精神性。作为设计师,是爱物、惜物、造物之人,设计和创造的一切事物都要有精神之光的照耀,要有美善的价值观和人性的关怀、悲悯。他特别提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,儒家更多谈到了美和善,要做到尽善尽美;儒家忠恕之道就是世界共通的文化价值。道家非常强调精神性,尤其是庄子,真正做到了与物同春,神与物游,庄禅之意境,成为了中国宋元山水画的精神。



韩博士指出,设计者经常过于重视形而忽略了心,这样会成长得慢,应该反过来,先在心上用功。从印度传到东土的佛教,与中国的儒家和道家的心学相融,心外无法,佛教看世界的时候讲究一切万法,皆从心生。不识本心,学法无益。


在韩博士的概念中,要表达人文的情怀,要为人类美好而有尊严的生活做设计,都必须要探求本心。设计者要先修炼自身,怀有敬畏之心,以性相用之妙道,最终到达很高的境界。韩博士还提出,设计者的思维要更开阔一些。有自己的文化特质固然重要,但是还应该有广阔的全球化思维,有高度的文化教养和包容胸怀,古为今用,中西结合,从而做出好的设计。很多时候我们往往被自己的见识和修养所限制,这个问题本质上还是心和物的关系,我们不要受有形之物的限制,任何有形之物即是限制,而是要让心灵处在虚静的状态,让形式完美地统帅质料就是好的,适当地赋予事物以秩序就是好的,不见得一定要固守某一种表现形式或文化符号。实际上,天地万物皆为我所用。用西方的东西仍然能做出有东方气质的作品来。



“心物相照是中国文化之魂,一草一木莫不如是”,韩教授认为设计师作为设计的主体,应该给设计作品一个灵魂。正如康德所说:一幅画可能很工整,但是没有生气,不能打动人。设计亦如是,缺乏深刻的体会便无法呈现打动人的东西,只有经过心灵的酝酿,才会有醇酒的热烈和芬芳。



在讲座结束后,韩教授还介绍了一些哲学书籍以及学习方法。对于西方哲学,他认为柏拉图的著作是西方古典哲学的基础,辅之康德的《判断力批判》和黑格尔的《美学》。对于中国哲学,《孟子》、《庄子》、《坛经》和《传习录》这四本书对艺术从业者特别有用。

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

©  深圳市设计之都推广促进会    技术支持: 竹子建站